捉鬼奇遇_恐怖惊悚_好历史学网

老板夫妻对他们的犯罪供认不讳。而对于那些消失的尸体处理方式,则令人毛骨悚然,他们方法便是在旅馆房间安放床位的地方排放尸体,抹上水泥,再杀人再排尸体,再抹水泥,形成。而旅馆里有20个尸体床。

漂亮女子唤了毛求道一声,见毛求道未搭理,便又往前几步。

热闹街上,街上的人来来回回。

我出生在普通的人家,却从小到大经历了许多不寻常的事情。
我天生就能看到许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能见鬼。
爷爷是我们村里德高望重的人,他知道我能见鬼,不仅不害怕,还用我挣了很多钱。乡下向来不太平,爷爷会帮人抓鬼。对爷爷深的记忆就是放暑假的时候和爷爷到邻村驱鬼收钱,爷爷给我买汽水。
长大了,爷爷死了。爷爷不希望我继承他的衣钵,可事实往往不如所愿。
入住新宿舍第一天我就遇到了鬼。
事情是这样的,我找到了新工作,入住员工宿舍的第一天,我就遇到了鬼。
鬼不是随处都有的,那只鬼就在角落里冷冷地看着我。我装作看不到她,毕竟员工宿舍这么多人都住过了,也没发生什么事,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可那只女鬼不依不饶,缠着我。我下决心要收了她。
可就在我实施这项计划前,那只女鬼“狂化”了,她似乎像受了什么刺激。那天,我的同事帮我搬东西到宿舍,那只女鬼就突然向我冲过来。
“谢特!”我低声咒骂,埋怨这女鬼不能趁我一个人的时候再出来,这下不得不暴露了。
我迅速抽出随身携带的迷你桃木剑,狠狠地刺向了女鬼。
那鬼显然智商比我高,轻轻一躲便闪了过去,还轻蔑地看了我一眼,直直地冲着我身后,是我的同事!来不及再准备其他东西,那柄小剑起不了什么作用,至少对付不了这女鬼。我迅速拉着我的同事向门外跑去,外面人多,女鬼虽然成了厉鬼,可还是惧怕人多的地方。
果不其然,女鬼没有追来。我看着同事,同事一脸诧异地看着我,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不仅是他,外面的人也诧异地看着我俩。
我拽着同事到了一个人多安静的地方,翘着二郎腿坐下,看着同事,“说说吧,那只女鬼为什么要抓你。”害我有家不能回。
同事先是一愣,后堆起笑容,“章悦,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别装了。”我冷冷的看着他,我在宿舍住了好几天,那只鬼都没有对我出手,为什么刘浩来了,那只鬼变的暴怒而且要杀他?我虽然蠢,可也不是傻子。
“我不想瞒你。”刘浩低下头,很快又抬起头,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你说的那个女鬼,是不是长头发,长的很清秀?”
“你果然认识她。”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我却没来得及抓住。
“那是我的前女友。”刘浩看着我,对我说。我不置可否,等着他说完。
“她叫何倩,我和她,本来是住在员工宿舍的,可后来我们攒钱买了房,也就是前几个星期——你还没来的时候。可这时候,倩倩变了。她喜欢上了别人,她为了房子和我不断地争吵,我甚至都怀疑,她是不是利用我合伙买了房然后再劈腿将房子据为己有。我当然不能将房子留给她,然后她就在宿舍自杀了。”
“宿舍死过人!?”我惊讶的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公司怎么能把这种事故房留给员工,关键是死过人还有脸收住宿费!
“我帮你收了她。”我看着刘浩,“我在这方面有经验。”
“那谢谢了,留着她迟早是个祸害。”刘浩抬起头,感激地看着我。“我是说,她一定会害更多的人。”
“不过现在我不能回宿舍了。”
“没事,你可以住我家。”刘浩很大方。“房子新买的。” “好。”
在刘浩家待了几天,我才发现,刘浩是一个很幽默风趣的人,虽然只住了一个星期,可我却对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好感渐生。
“东西准备好了吗?”我指的是捉鬼的工具。 “我陪你。”刘浩慌忙起身朝着我道。
“不用了。省得到时候我还得照顾你。”我一个人都不一定能管得好自己。
回了宿舍,我偷偷将东西藏在背后。 “你想杀我。”背后传来女鬼幽幽的声音。
我慌忙转过头,女鬼已经恢复正常了。我慌了,我迄今为止还没有自己抓过鬼呢!
“你相信他说的话?”女鬼淡淡地看着我,不怒不笑。 ……
回了刘浩家,我拿着一把雨伞。
“外面没有下雨。”刘浩看了看窗外,我也看了看,晴空万里,确实没有雨。
“倩倩,出来吧。”我撑开雨伞,一缕魂魄杀了出来。
我不顾刘浩的反对,走出门外。突然哭了,我怎么就喜欢上这样一个人呢?
刘浩骗了我。
何倩不是自杀。刘浩杀了她。何倩和刘浩买了房,移情别恋的是刘浩,但是对方得知他已经有女朋友,而且把他女朋友生生逼死了,便毅然决然和他分了手。次哦,我怎么会相信这种人。
后来,我送女鬼投了胎。
第二天,似乎一切都风平浪静,只不过,刘浩没来上班,听说他死在了家中。警察在家里搜到我的指纹,但后证据不足把我放了。
我抬头看天,好像突然明白爷爷为什么让我不要捉鬼。 很痛苦,不是么?

第二天鸡鸣后,林叶便动身调查“一个住宿”。西城有许多旅馆,大多由当地百姓开起。林叶要调查20个旅馆加上自己本身住的旅馆,这可不容易。暗中调查了一上午,都没线索。垂头丧气正准备放弃的他,想起那些消失的旅客和女鬼,又不得不打起精神。调查了几天,还是没线索,突然,林叶发现一个异常点,怎么自己住的这家旅馆老板一天总穿着不同品牌的西装,而有时尺寸刚好,有时却偏大偏小。

毛求道长袍一脱,露出一身道士的装扮。

心中有默名的不爽,张博文打了打自己的脸,我刚刚在想什么,算了,一定是昨天晚上没睡好。一想昨天晚上我就生气,昨天晚上我在床上快睡着时一个电话响了,我以为是亲爱的便急忙接了电话,那知道是一个买墓碑的,当时我就来气了:‘你家才死人了’,然后就挂了,但是后来却一直睡不着。想着想着,我不知怎么来到了一个墓地,张博文心想:‘妈呀,我不就骂了一个卖墓碑的吗,我这么就到这来了’,这时传了一阵哭声,妈呀,这里荒郊野岭的,哪有人啊,有鬼我小声说着:“鬼啊,我是一个好市民,没强过劫也没放过火更没杀人,就是昨晚骂了一个卖墓碑的,鬼你看我上有小下有老你发过我吧”。那阵哭声越来越近,我吓破胆一门心思的住前跑,一不小心撞到什么,我抬头一看,看见了一个长发女鬼,我吓的手都在抖。张博文想:妈呀,前有虎后有狼。这时看见一部棺材,只好赂一把。进去里面。张博文:阿弥陀佛,神仙快显灵。张博文不小心碰到了‘尸体’。张博文:“对不起”。一转头看见尸体。这哪是尸体啊?
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秀气似女子般的叶眉之下是一双勾魂摄魄的深紫色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朱唇轻抿,似笑非笑。肌肤白皙胜雪,似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等等,这好像是尸体。一边说一边拍的自己的脸。喂,谁吵醒本尊。一边说一边亲吻张博文的脸颊。张博文红脸说:你有病呀!棺材里的男子:丫头不是你最
,谁吵醒本尊。一边说一边亲吻张博文的脸颊。张博文红脸说:你有病呀!棺材里的男子:丫头不是你最清楚了吗!张博文:你有病一边拍掉他的手,在说我是女的。棺材的男子:我知道。张博文:你有病呀还把我当女的。这时飘过了一个身影说了一句话我好惨呀,你下来陪我好吧。张博文心里想这么办肯定是那女鬼。棺材的男子:怕呀!不怕一边安慰一边握我的手,只是我不知道是吃我豆腐还是在安慰我,棺材的男子在我身上乱看。我不知道我穿的是件自衬衫而且己经湿了然所没有八块腹肌都是身上洁白无瑕。当然我在意这些,因为那个女鬼马上要到棺材了。棺材男子:要我帮你赶走那个女鬼吗?叫声夫君。随然不知道他有能力赶走那个女鬼但是只能相信他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鬼尸就住在床中,而林叶就睡在上,想到这里,平时喜欢去家庭旅馆的林叶不禁浑身疙瘩。

毛求道路过此镇,发现镇里阴气弥漫,他向来以捉鬼除恶为本分,遇到这样的情况那里还肯走!

林叶其实是刚来西城村不久的捉鬼师,而他是被谁雇来这就不可得知了。原来西城是个老城,保留着许多唐宋的古建和在城郊出土的墓物。因此有许多旅客慕名而来,然而却总是有许多人参观完城郊外的古墓就消失了。其中对于这些消失的旅客,城郊百姓有一个传言,城郊那里的几个古墓被国家文物局人员掘墓开棺后鬼都游荡在城郊野外,而那些异地旅客正成了鬼手之食。

大街上两个醉酒的汉子跌跌撞撞的走着,互相对骂着。

“谁?谁?谁在冷笑”林叶喊到。这时一个头发披肩,脸色死白,目流血泪,身穿白衣的女鬼闪的出现在林叶面前。什么镇鬼铃和桃木剑怎么都没跳动显效,林叶没被吓得逃命,而是如同碰到熟人了,一屁股坐在墓碑旁,准备听老友倾诉。

如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孩,在阳间灰飞烟灭,只得昧着良心伤人性命,取人血肉来滋养自己的阴气,然后再用阴气保住自己小孩的命。

林叶背着捉鬼道具,打着手电筒,便只身一人来到城郊外这个诡异的墓地。对于第一次夜晚来城郊墓地的他,走的格外小心,每走几步在地上贴上定鬼符。古墓周围气氛异常阴森,风吹草动都惊动林的心。“呵呵呵…呵呵呵…”

“你既是吸食了血肉的鬼,怎么会如此虚弱”毛求道思考再三,还是忍不住问了。

“你听到没有,昨晚西城郊外孤魂野鬼又出来食人了,你还敢在外边,还不快快回去屋内!”一位好心肠的老汉透过二楼木格窗冲着着楼下的林叶喊到。

新甫京手机网站,晚上的大街本来就不热闹,再加上最近的枯尸事件,那还有人赶出来闲逛。毛求道身着长袍,将自己的紧身道袍遮掩住,咋一看就像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男子。

等到他回到旅馆内,发现窗帘被印上了几只血手印,衣柜东西被乱翻,床上留下了大小不等的刀口。

可是毛求道此时并没有再出手,毛求道满腹疑虑,沾了人血的鬼怎么可能这么弱,可是若说这女鬼没沾人血,那十条人命又作何解释?

林叶直接把调查重点放在这家。

“大哥,可以看小女子一下吗”女子的声音让人听了骨头都会酥麻掉。

原来林叶的道具对善良的妖鬼没反应,想必女鬼有幽字欲写,女鬼写了四个幽字,‘一个住宿’,可是正当女鬼写完四个幽字后,狂风大作,墓碑冥纸肆飞。林叶还没来的急继续追问女鬼,它便消失了。林叶腰旁遥妖铃摆动,大感不妙,便立即狂奔回城内。

如月喂完小孩之后,显得十分虚弱:“正如道长所见。小女子早已是死去之人,只是有着一牵挂,不肯去阴间投胎啊。”

林叶站在街巷望着二楼的老汉,一脸不屑,漫不经心的说道:“拜托,你老爷子别瞎担心,我可有桃木剑和镇鬼铃,谁怕谁呢。”说完便挥手,伴着“铃铃铃”声向巷末走去。

“跟我来吧”女子轻轻唤道,两个丢了魂的汉子便色眯眯的跟着女子走进了街头的拐角,直至不见人影。

再过几天,林叶报警,这一家旅馆的老板和他妻子被拘。

尸体很是奇怪,看起来就像没了血肉,只剩下皱瘪的皮囊和骨头,眼睛外凸,瞳孔扩大,似乎死前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鬼心难测呀!”林叶感叹到,林叶想必受到恐吓了,这使得他更坚信鬼所写的。

月如钩,午夜的大街静得可怕,远处传来阵阵狗吠声,听得让人心慌。

众人围着干枯的尸体说三道四,加上这两具尸体,镇子已经死了十个人啦!若是死一两个人没什么,可是这一个月了就死了十个人,而且都是青年男子。这能不闹得人心惶惶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