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你一场相见还是,眉目成书

你的眼圈越发的黑,

     
 寒风凛冽的吹着在全国各地的催促下,今年的北京仍旧是没有落雪,干冷的让人难受,更让人难受的,还是干涩的眼睛,仿佛是绝了七情六欲的眼睛,此情此景下却掉不出一掉眼泪,陈舟啊!陈舟,你果然是挖了良心给狗吃!明明伤透了心的。

 亲爱的小人

(六)天使与骑士

白开水喝出了伏特加的滋味,

  公交的末班车空荡荡的在路上飞驰着,穿过摩天楼,霓虹灯,行道树,然后悄无声息的走到荒无人烟的郊区,快要下车了,身子却怎么也拉不起来,罢了,坐到总站吧,不过两里地,走回来就好了,先就这样倚着车窗歇着,歇着……眼睛就快眯上。

新甫京3522 1

喜欢泡夜吧的人都是孤独的,而孤独却是一群人的狂欢。

没有泪,

  “嘿!陈舟,该下车了!”突然有人在背后拍了一把陈舟,陈舟心惊的跳了起来,一看是邻居的姑娘,便鬼使神差的跟着下了车。

(一)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带着一个未成年做一些他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一个星期说长不长、说短却很短,短短的一个星期却留下了他和她之间最弥足珍贵的回忆。『游乐场里的摩天轮上她明明恐高却仍然倔强的想要去尝试;长江边上,他义无反顾地跳进湍急的江流里只是为了去捡一只她不小心掉进水里的鞋子;为了省几十块钱门票带着她翻墙进动物园还差点掉进了狼窝里;日落黄昏,他骑着自行车载她穿过城市的大街小巷。』

不知道你又想起了谁?

  “怎么了,看你心不在焉的?”姑娘的声音就像是隔空传来的一般没有真实感,陈舟脑子里嗡嗡作响,还是本能的扯了个嘴角,摇摇头,默默的走着,逆着风的方向把眼睛吹的竟有些想哭,生疼的。

“你看窗外。”

路过街边的酒吧时,她拉着死活不愿意的他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泡吧之旅。

–题记

  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陈舟突然就冷笑起来。怎么了呢?这世界。还是说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什么时候的事?一个月前?还是几年前?

“看什么?一如既往而已。”

进到里面她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灯红酒绿,什么叫作乌烟瘴气,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荷尔蒙爆棚的地方,各型各色的男男女女随着DJ摇晃在狭小的舞池里。五颜六色的灯火摇曳着,干冰制造出烟雾缭绕的气氛。她拉着他穿过人群跑到一个稍微安静的角落,本来酒量就不好的她,几杯下去已是脸颊绯红。乘着醉意她也彻底放开了自己,跑到舞池中央随着音乐摇晃着妖娆的身体,今夜的她分外美丽。他静静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独自喝着闷酒,看着舞池中央的她,不禁有些痴了。天使与魔鬼这两个意义相反的字眼在她身上展现地淋漓尽致,这令他不禁想到了一个词汇——堕落天使。

新甫京3522 2

  陈舟想起,那大概是几年前?大概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吧,大二那年秋天,他认识了裴依依,那时候的裴依依是兄弟的女朋友,想到这里,陈舟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风在吹着树,雨在淋着叶。”

焦点往往都是会引人注意的,她的妩媚令在场的大多数女性自惭形秽,让众多牲口们跃跃欲试。她在舞台上尽情绽放自己,没有丝毫紧张的样子,因为她知道,他就在她的身边,不远也不近,距离刚刚好。

-1-

  那时候的裴依依是跟着光晓军出现在饭桌上的,光晓军这家伙是宿舍里最爱炫耀的,买了新手机要炫耀,出去旅游吃饭要炫耀,换了女朋友,那更别提了,一个劲的炫耀。裴依依就是这样被炫耀着带出来然后再没带回去的女人。

“这不是很正常的风吹雨天?”

舞池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混进几个把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小青年,他们专挑那些姿色长得不错的女性,故意挤走周围的男性围在她们身边,不时对她们动手动脚,惹得那些故意卖弄风骚的女人连连惊叫。而作为今晚舞池焦点的她自然也不能幸免,他们把她围在中间,身体却越贴越近,他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眉头一皱、点燃了一根香烟,起身,悄悄走了过去,正当其中一个非主流小青年想要对她伸出咸猪手时,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个人捂着手臂蹲在地上呻吟着,舞池里跳舞的人闻声立马停了下来、散在两边,他伸手把她拉到身后,面对着一群即将爆发的社会无良小青年。

新甫京3522 3

  裴依依在饭桌上落落大方的与光晓军的朋友们交谈,喝酒,一点不生怯,很快就混熟了,陈舟那个时候还是个内向的生瓜蛋儿,信奉着“婚前守身如玉”的乡下呆瓜,被舍友们嘲笑的体无完肤,所以更是怕极了应付场面的社交,更何况第一次面对裴依依这样的美女,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他不如光晓军多金,但比光晓军帅气些,可帅又不能当饭吃,买单的毕竟还是光晓军。陈舟心里不爽快,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喝着闷酒,越喝越有味儿,自己心里莫名就起了一股冲动,他在角落里盯着在人前花枝招展的裴依依,身材娇好,高领的针织衫完美的体现着胸部的幅度,他恨不得扒了那层薄薄的破布看看里面的光景,恍恍惚惚间,陈舟喝多了,在倒下之前,他记得自己敬了裴依依一杯酒。

“很正常么?我觉得树很开心而叶子难过。”

“几个意思?弄伤我兄弟,给我跪下来乖乖磕几个头,然后把这妞留下,你丫滚蛋。”一个染白毛戴着粗链子的小青年指着他的胸口喝道,边上的人群脸上呈现出各色各样的表情,眼前的这一幕在他们眼中就如同一场戏,只是这场戏等会可能会很血腥。

王钰在凌晨两点的时候,突然发来私信说:“有一天醉酒的夜里,我发现用尽全力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了,我开始慌了哭了。”

  头昏脑胀,该死的。陈舟醒来的时候大概是中午,光晓军从外面回来,看来作夜和裴依依又是一夜翻云覆雨,回来倒头就睡,陈舟瞬间清醒了,他长这么大,还没个女朋友,更别说睡觉,他的欲望在对裴依依的幻想中开始膨胀起来,去他妈的“守身如玉”,老子是个男人。

“为什么?”

他拿开叼在嘴里的烟、扔在地上,然后朝那人脸上吐出烟雾,嘴角弯起一丝弧度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后来我想了想回复他说,哥们,别哭,勇敢的站起来撸,虽然是在调侃,但是他内心的苦,其实我都明白都理解。

  他躲进厕所自己解决了。

“树很高很大它有树皮保护着,下冰雹也不会伤害到它,要是风吹得再大点,有些叶子就会被吹走飘到远方失去一切最后被路人踩在脚下变成泥土,雨滴会打在它们身上,你看,它们连在树枝上晃晃悠悠站都站不稳。”

“你丫找死,揍他!”白毛爆喝道,瞬间开启暴走模式。

没有太多的套路,王钰和宋琦的遇见,就像是远山的樵夫遇见渡河的渔者而弄丢了满捆的柴禾。

  傍晚裴依依到楼下光晓军,陈舟硬着头皮下楼去。

“有什么关系呢?掉了明年春天又长出来了。”

然而,接下来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事情并没有朝人们想象中的那样发展。就一分钟,短短一分钟,先前占据优势的无良社会小青年们此时已经躺在地上翻滚,或许对于他们来说连呻吟都是一种奢侈。趁着酒吧的保安还没来,旁边有好心的人小声提醒道:“酒吧老板是这小青年的舅舅,你不想惹上麻烦就赶紧带这姑娘离开。”

2017年初的时候,王钰的单位来了一位沉默寡言的新同事,名字叫宋琦,领导安排下去,新人由王钰一手调教,一开始的时候,王钰还是本本分分守着师徒规矩,忙里偷闲的时候,习惯性的望着远方发呆,远方也永远有看不穿的秘密,就像王钰的心结一样,藏得严严实实,打不开,越扯越疼,越疼越想扯,扯的肝肠寸断。这一位而立之年的男子内心柔弱的一面,却被宋琦看了眼里疼在心里。

  “晓军还在睡觉。”他还是有些不自然的腼腆。

“那你的心呢?”

他回头看了眼喝酒后醉的连站都站不稳的她,摇了摇头,一把扛起她向那人道了声:“多谢,”然后转身离开,一场闹剧倒还省了他一顿酒钱,何不快哉。

有一个黄昏,王钰对着窗外的发呆的时候,宋琦为他泡了一杯龙井茶,端着茶杯悠悠然的经过窗前,放在了他桌子前,宋琦问王钰说“师傅你在干嘛?”

  “那让他睡吧,一起去吃个饭?”裴依依发出了邀请,她笑的迷人,空气中弥漫着她的香气,陈舟顺着这香气一直走着。

“我的心?”

下了出租车,他把她抱上楼,原本只是想把她放到床上,可没想到她一直抱着他的脖子不放手,顺带也把他带了下去,他从未料到会与她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双唇吻在她绯红的脸颊上,那一刻,他的心跳加速,他不知道她是否在装醉,只是他的心开始凌乱了。她忽然睁开眼,静静地看着他,他对视着她如水的眼眸,闻着她如兰花般的体香,大脑一片空白。她仰起头,红唇相对,他沉醉了……

王珏恍恍惚惚的答到:

新甫京手机网站,  点了菜,点了酒,她也不吃几口菜,只是一口一口嘬着酒,看着他埋头吃着,对着他微笑。陈舟心里憋屈,真怂,话都不敢说一句。她给他满上酒,他没喝几杯就有些飘忽了,他还在心里纠结的时候,她已经把帐结了。

“嗯,你的心,和你的身体。”

等到快要窒息,他(她)们才分开,呼吸到新鲜空气,他恢复了片刻的清醒,他狠心一把把她推开,道了声:“对不起,”然后起身走出房门,只留下她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孤身一人,她捂着被子,眼里流出两行清泪。

新甫京3522,“我把岁月写成了情书,

  “走吧,带你去个好地方。”裴依依挎起陈舟的胳膊走进一家昏暗的酒吧,在嘈杂的音乐声中点了两杯烈酒,一人一杯下肚。灯光逛的人头晕,陈舟任裴依依摆布,拉他进舞池,贴着她的身体摇晃,摩擦。陈舟就是这么被裴依依带坏的,他已经热的快爆炸,尤其是看着眼前美的无与伦比的裴依依,于是他狠狠的吻了上去,裴依依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完全沦陷其中。

新甫京娱乐娱城平台,“你是说身体和心是树和叶子么?”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很容易动情的人,这一次,他却差点在一个未满十八周岁的高中生面前失守了,他开始有些恼怒,恨自己不够绝情,至少等他先找回自己,一个人如果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又怎么能够去记住别人。

有人却把它撕碎,扔下了山谷。”

  酒吧的楼上就是旅馆,一路吻着进了门,倒在床上,亲吻和喘息的声音增添了房间晕黄灯光的情调,两人很快赤裸相见,酒精的热度,肌肤的温度和熊熊的欲火燃烧在陈舟的身体里,他拼命的释放在裴依依美好的肉体上,她用销魂声音诠释了所有的酣畅淋漓。

“嗯,也不完全是。如果有人在你身上用力抽了一下其实你就疼一疼就没事了,可是如果有人在你心上轻轻的划一下呢?”

清晨,他推开门去叫她起床,刚一进到房间,一股危险的气息涌上心头,猎人捕猎靠的就是天生灵敏的嗅觉,他看到窗户上有一道光线透过窗帘照射在床上。而就在此刻,他的手机响起,他接通电话,电话那头一个人气喘吁吁地向他大声喊道:“快走,有人找上门来要杀你了,”

宋琦愣了一下,知道他又想起了那个离开的她,于是没有了再接下去的理由,随手拿起一张单据交给王钰说:“咱俩上个月,以为工作失误,被罚款了,一人200元,今天下班之前必须交到领导处,逾期翻倍”。王钰猛地收回了前一秒还在游走在思绪,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刚才的失态,他紧张的喝了一大口桌上的龙井,差点被烫死,但在徒弟的面前,又不想继续失态,活生生的吞下了那一口难以下咽的开水

  “我爱你”,裴依依突然凑上来,柔软的肉体贴在他身前,“见你第一眼就爱你。”

“那你就保护好自己。”

闻言,他以最快的速度一把扯过被子拉起还在熟睡的她滚到窗户底下。“嗖”的声,子弹擦过他的头发射入床上,子弹炸裂,飞絮四溅,刚才真的好险,再晚一秒钟她可能就没命了,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开口问道:“怎么了?”

那口开水就犹如王钰的现状一样,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一步步将就,忍耐着,默默的承受着。就像当初清秋离开他一样。

  “为什么?”陈舟突然之间找到了莫大的满足感,去他的光晓军。

“是吗?”

他指了指床上的碎削,又指了指头顶的窗户,小声说道:“外面有狙击手,”

他只能跟着风走,

  “因为你长的帅。”

(二)

她听完立马用手捂着嘴巴,惊恐地问道:“来杀你的?”

把孤独寂寞当自由。

  “裴依依,你真骚。”

“你过来,我告诉你个秘密。”

他点了点头。

新甫京3522 4

  就是这样的开始,陈舟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能和裴依依在一起五年的时间。

“什么?”

地上,手机电话一直通着、那头那人焦急地询问道:“喂,老缺,刚才你那怎么了,听到我说话了吗?赶紧走,越快越好。”

-2-

  讽刺的是,一个月前的饭桌上,他带着裴依依,同样的剧情竟然再次发生,但这次,主角不是他了。

“我养了个小人。”

他顿时有些气结,这就是传说中的猪队友吗?等他来说人早死了、:“你丫还能再靠谱点不,你再晚一秒打过来,就要出人命了,还有这到底怎么回事,那些人为什么要来杀我?”

时钟指向18点,马路上的人群开始熙熙攘攘,写字楼里的白领敲完最后的文案,关上电脑,融入了夜色中,灯影落在肩上,高跟鞋的敲打声回响在归家的路上。

  陈舟啊陈舟,风水轮流转,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真的?你养在哪里的,给我看看,对小人来说我们算不算巨人?”

“你没事就好,现在我不跟你多说了,老子现在正被人满世界追杀呢,好了就这样吧,我们的手机有可能被监听了,你丫自己小心点,别那么早挂喽,到时候老地方见。”那人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沧州的1O月秋色已经很浓了,路旁的梧桐树几乎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北方的城市,气温在下降。

  陈舟带着赎罪的自负感和参杂其中的愤怒,留恋,失望,不舍……太多复杂的感情,望着坐在对面的裴依依,她依旧那么美,美的动人心弦。他爱她,不管怎么说,他爱她。

“别说笑,我很认真的在和你说话。”

从这一刻开始,他才渐渐意识到,危机已经到来了,接下来的日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这一切的源头或许跟他一直做的那个梦有关,那个自己一直想忘却又忘不掉的过去,现实也在一步步地推着他去寻找答案,也许只有解开这个困扰自己多年的谜团,才会结束这颠沛流离的生活。

新甫京3522 5

  裴依依没有说话,冷笑一声低下头。

“行,你说。”

“怕吗?”他靠在墙上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人说道。

王钰和宋琦并排走在小路上,他们刚刚从餐厅出来,这是王钰第一次请宋琦吃饭,点了她最喜欢的驴肉火烧。看着她吃的开心的像个200斤的孩子一样,王钰第一次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呵呵,原来,都是一样的啊,都是吃货变的猪精女孩儿,他不由得想起了清秋,她也是喜欢吃这个的,只不过,她不喜欢加老汤汁,她爱干净,怕汤汁粘上嘴角,她会吃的斯斯文文,安静优雅。

  “很讽刺对吗?裴依依,你告诉我你爱我吗?”

“我养在心里的。”

“不怕,因为,你是守护天使的骑士。”

一阵风吹过,树上的一片叶子落下她的了肩膀,王钰伸手拈走,攒在指尖转着圈圈,路灯下,晃动着一个不太规矩的圆,转过头蓦然间发现,宋琦的侧脸像极了那个她,对的,清秋,花落清秋的清秋。

  “爱。”裴依依的语气是坚定的,“一如当初,从来没有少过一分。陈舟,我想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但我不会只跟你一个人,对不起……”她犹豫片刻又说“其实也没什么对不起,当初我根本没有想到我们能在一起这么久,没想到我会真的对你用感情…”

“我并不想去支持你,你说树和叶子就是这事么?”

上一节

一样的发际线,一样的马尾辫,

  “你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对吧裴依依。”陈舟打断她,表情淡然,干一杯酒。

“差不多是吧,他答应我不会伤害我。”

目录

一样的眉眼,

  裴依依的眼眶红了,爱情在如临大敌的时候总是不堪一击,甚至不攻自破。这世上有一种感情碰不得,可是她碰了,怪的了谁呢?

“你信?”

下一节

一样的笑脸,

  “祝你幸福裴依依,你还是像当年一样骚。”陈舟举起酒杯又干一杯,裴依依笑了,落泪了。

“一开始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