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互连网法学走出去还需“爬坡过坎”

近年来,网络文学在国内风生水起,也逐渐受到一些海外读者的关注。“伴随着互联网兴起不断壮大的网络文学,从生成之日就有天然的海外传播因子。”中国作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说。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也表示,网络文学“走出去”有着先天优势。“我们网络文学首先就建立在国际化的基础上,它是国际化的产物。”

中文在线内容中心总经理张大年介绍说,中文在线自主研发了视觉小说平台,探索将单线文字作品转化图文并茂的产品。多部基于网络文学的游戏作品也即将在海外市场上线。

图片 1

“过去都是国内的读者给我寄礼物,现在我也会收到海外读者寄的礼物。一位法国读者就寄给我一瓶苦艾酒。”在22日下午于浙江桐乡乌镇举行的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圆桌会上,浙江省作协副主席管平潮的发言引发了与会者的一片笑声。

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分析说,中国网络文学从诞生起,就形成了以读者为核心、以受众选择为基础的创作机制,连载互动模式使粉丝甚至能直接影响故事情节的走向和人物的塑造,这符合网络传播规律。

图片 2

但是,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还面临诸多瓶颈,翻译就是其中之一。知名网络作家流潋紫的《甄嬛传》改编为电视剧后出了一个6集的美国版,但是不少观众对翻译不满意,开始自己动手翻译。“我看到最好的一个版本居然是在校学生翻译的,我就感觉到我们的作品要向外走,翻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而且他们对我们自己的文化和文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不是表面意义上的文字翻译,同时还要有文学性、思想性和故事性的传播。”

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何以流行

网络文学作家麦苏此前一直写古代言情小说,并善于以刺绣为爆发点推动情节发展。在国家扶持现实题材创作后,她依然以“刺绣”为题材,只不过从古代言情题材转型为现实题材创作。小说创作的中心点是相同的,但不同的题材类型要用不同的描写手法和表达方式。她建议网文作家在创作时要在原有知识量积累的基础上寻找新的创意点,并由此展开写作。

“前几年我突然发现,我写中国人的感情故事,居然在日本火了。”知名网络文学作家陆琪也发现,自己的作品居然在海外找到了知音。“我们应该向海外读者讲述当代中国人的生活。”

阅文集团在海外建立“自主品牌+渠道合作+综合授权”的传播模式,已经开始和一些国家的主要电信渠道合作,展开影视、动漫等多元形态的作品推介,放大网络文学的IP效应。

何弘表示,此次论坛对于探索中国网络文学海外传播的新途径、新方法、新机制,促进网络文学健康发展将发挥积极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关键是要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多年来网文出海从东南亚向欧美扩展,从内容输出向模式输出转变,今天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已经不简单是作品的翻译、产品出海,而是生态落地,文化出海,网络文学利用数字技术和互联网平台,在传播中华文化、展示中国形象方面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中国网络文学如今已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重要力量。作为面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对外开放门户,海南建设自由贸易区是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要举措,为海南的发展提供了良好契机。在海南自贸港建设的背景下,海南作协抓住机遇着力打造中国网络文学海外输出的桥头堡,逐步构建以政策为依靠,形成以作协为引导,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基础,以版权输出为核心,以人才为支撑的对外文化交流格局。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开拓创新,积极推动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为推动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知名网络作家唐家三少表示,网络文学当前处于平缓期,下一个增长点将是外文版权。“我们的故事里是中国上下五千年文明所积累的思想、道德和价值观,我们的创作来自从小到大,所见所闻所思所想的内容。如果这些故事得到外国读者的喜欢,就意味着中国文化自然而然地得到了他们的喜欢。”

“世界上从未有过这么多人阅读中国网络文学作品。”正在热带滨海旅游城市海南省三亚举行的首届海南岛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诸多受访者都谈到中国网络文学作品在不少国家和地区广受欢迎,为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提出看法。

为积极响应现实题材创作的方向,唐家三少曾创作过一部以大运河为题材的小说。他形容第一次接触到大运河题材时“很懵”,不知道从何下手。直到跟着其他同事一起去采风,他的脑海里才开始有了故事的雏形。他在故事中将大运河穿插其间,读者既爱看,又达到了宣传大运河的目的。他谈到,网文作家要多积累经验,善于喻教于故事,将题材与新颖的故事形式相结合,不要故事扁平化、人物干巴巴,读来索然无趣。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表示,网络文学如何能在世界范围形成一种网络生态,需要我们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式,也需要深入的探讨。

除了版权,语言是另一个障碍。“横扫天涯”甚至认为,翻译环节已成为中国网络文学“走出去”面临的主要障碍,翻译的时效性使得很多作品在海外上线、上市比国内晚了很多年,翻译成本也较为高昂。此外,中国网络文学里面有很多专有名词,如金丹、元婴等,不仅难译,还较为繁乱,需要业界统一。

随着网络文学20年的发展,网络文学作家和读者在不断地成长,加之近年来国家政策对于现实题材的扶持,网文创作面临创作题材的转型与升级。16日上午,20位作家代表、专家代表、行业代表就“新时代网络文学创作题材的转型和升级”展开讨论。

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研究员肖惊鸿认为,随着科技发展和媒介全球化,跨文化传播自然越来越突出,中国网络文学在创作内容上不仅传承了中华文明,还广泛吸纳了世界先进文化,顺应了网络文学国际化发展的需要。

网络作家阿菩则建议在文学领域实现分工,即鼓励一部分文学从业者继续追究高深的思想价值和极致的美学追求,同样有一部分的作者在继承先进文化基础上进行大众文学的创作,将优秀的思想文化传播,使人民群众得以享用精神文化产品。

针对上述情况,一些机构已经着手与网络作家合作,共同拓展海外网络文学市场。

鲁迅文学院研究员王祥认为,网络文学满足世界各地人类对于情感体验的需求,所以受到世界各地读者欢迎的基本都是奇幻、修仙类小说。我们在提倡现实题材的同时,也要强调要将丰富、新鲜的现实生活转化成读者新奇的阅读体验,创作要符合现代创作技巧,这样读者才会去看,才有获得感,才能真正理解小说中所展现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网络文学的现实题材创作不能脱离现代大众文艺的发展趋势。

“唐家三少”认为,与好莱坞电影、日本动漫、韩剧相比,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还缺乏电影、电视剧、网剧、手机游戏、网页游戏、客户端游戏、主题公园、漫画、动画等的多版权运营,以及周边产品的开发。他表示,海外版权的发展会是中国网络文学作家的下一个春天。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进一步提出,内容传输进一步扩展到模式传输是更重要的底部传输。网络文学生产机制模式恰恰是中国网络文学最宝贵的原创产物。我们应该在全球化的视野下,在各国本土的生产机制的基础上思考中国网络文学的生产模式是否可能成为世界的标准,进一步产生世界性的网络文学工业。此外,她还提出,当下中国网络文学面临的不仅是自己走出去的问题,还有世界意义上的文学生产问题,即在5G时代、AI时代,文学到底能不能活下来。在未来中国网络文学如何居于领先地位,不仅仅在于拥有多少作品、作者、翻译,还在于是否能提出更好的应对未来媒介整体变化的新模式。“AI也许代替人写小说,但是自己写的乐趣永远不可能被取代,也许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探讨新模式可以为网络文艺时代中更好的存活开辟新路线。”她谈到。

方正辉表示,国家外文局将利用海外合作出版资源和国际传播渠道,加大对中国网络文学作品的海外传播力度。此外,外文局与科大讯飞合作,尝试运用市场化手段加强中国网络文学的对外译介。

网络文学作家唐家三少认为,故事是连接中外文化的桥梁。虽然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全世界的读者都喜欢读故事,故事具有世界性。据最新数据显示,中国网络文学已经有超过一万多部作品翻译成外文。当网文走向世界时,隐藏在故事中的中国文化也走出海外,更多的外国读者通过网络文学去了解中国。如今,网络文学在中国已经进入平缓期,未来网络文学的发展机遇将在海外。此外,他还谈到,要重视网络文学海外版权的发展,这是中国网络文学作家继付费阅读、移动阅读之后的第三次普惠的机会,是网络文学作家的下一个春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