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壮兜逗

  梦见了一些不该梦见的人。

第五章:我以为什么都没变

  说了一些不太动情的话。

     
古月下车后伸了个懒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小城的阳光,微风,闻着混杂着泥土和绿叶气息的木棉花香和紫荆花香。这种感觉,这种气息,她依然熟悉,没有丝毫陌生感。似乎是一直待在小城的人,从未离开过一样。

  很多人和事我以为自己能够放下;

      谢凯杰提着行李箱,喊了一声身后的古月:“走啦”

  夜里却哭到稀里哗啦。

   
 坐在谢凯杰家的沙发上,古月没有拘束感,腿搭在茶几下面的小踏板上:“小杰,你家除了换了个新电视和多了几件电器之外,一点都没变啊。好,真是个廉洁齐家的好典范,我这就回去写一份表扬信给老谢,并让全大院的人向老谢好好学习。”古月学着孔伯伯说话的语气。谢凯杰收起微微上翘的嘴角,深邃的眼睛略带灰色:“咕咕,孔伯伯已经走了。”

  如果说一见钟情是梦境,醒来还能够安然睡去,如果说苏瑾和古月的遇见足够温暖,回首处,雪却意外的下了一整个的冬天。

   
 孔伯伯是谢凯杰和古月爸爸的领导,也住在这个大院里。院里的小孩很多,但没有一个是孔伯伯的孩子。孔伯伯和蔼可亲,经常会买糖果分给院里的小孩。孔伯伯最钟爱古月。后来,谢凯杰搬进了大院,就经常跟古月争宠。

图片 1

   
 古月看着谢凯杰深邃的眼神,忽然想起了去年妈妈跟古月说起过这事,当时她也难过了一段时间,没有办法相信这是事实。孔伯伯也不过比爸爸大五六年而已,也不过是刚过花甲之年。鼻子酸酸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凯子,我以为什么都没变。”

  part1: 《初见,一切来得太突然》

   
 谢凯杰移到了古月身边,把她的头放在肩上,轻拍着古月的头:“没事,你以前不是老说:’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世界一直在变吗’。唉,这句话你听谁说的,忘了。”

图片 2

     古月推开谢凯杰,拭去了眼睛的泪水:“笨蛋,我看非诚勿扰时乐嘉说的”

  13年的12月,受西伯利亚寒流冲击,很难落得住雪花的禾城也披上了洁白的素衣,如新娘的嫁衣般刺眼,晃的苏瑾眼睛发酸,闭上眼,有晶莹剔透的东西滑落。

     两人打闹,回忆,展望未来。

  苏瑾失恋了

第六章:乡音无改鬓毛衰

  苏瑾失业了。

       院里传来一群大妈的嬉笑声。

  几天前,CQT公司人事找她面谈的时候,她半句也没有辩解,噙着泪水,坚强的说出了三个字“我辞职”。和男友分手了,前男友不甘心,拿走了苏瑾银行卡里所有的余额,还三天两头去公司堵人,公司怕惹出是非,就以最快的速度约谈了苏瑾,大抵上的意思是说以苏瑾目前的精神状态,也不适合继续工作,不如放个长假回家休息,好好沉淀沉淀,苏瑾是个聪明人,听得出弦外之音,就果断的办理了离职手续,交出了公司公寓的钥匙。离开了工作了五年的单位。

       “好嘞,好嘞,我这先回了,待会再下来蛤”。

  苏瑾一个人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搬出公寓的时候,外面起风了,很冷,天空阴沉沉的压下来,风哽住了喉咙,哭不出来,含着泪水,默默隐忍。她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有风从四面八方吹来,灌进脖子里,透心凉。她裹了裹大衣的领子。还是回西安吧,她怕极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冬天。

       古月转过头笑着对谢凯杰说:“阿姨说我们的方言越来越标准了”。

  但是倔强的她也不甘心就这样一无所有的回去。

       谢凯杰以为古月在挖苦:“呵呵”

  前单位的同事江不忍心看见苏瑾流落大街上,就把自家钥匙给了她,苏瑾暂住在江家的客房里,那些天,她拼命的在网上投递简历,跑人才市场,不断的面试,复试,然后落选,然后再不断的面试复试。终于在圣诞夜的前夕收到了YAT的橄榄枝。

       谢妈妈打开家门,古月就大声喊了一句:“阿姨,你晨练回来啦”。

  苏瑾第一天去新公司报道的时候,淅淅沥沥下着雨夹雪,她踩着高跟鞋,走过泥泞的小路,带着若隐若现的悲伤去新公司报道。秃顶的科长透过厚厚的玻璃镜片仔仔细细打量了苏瑾足足一分钟有余,苏瑾有点毛骨悚然,但仍然保持着礼貌性的浅笑。科长打量够了之后,拿起桌上厚厚的一沓资料递给苏瑾说:

     
谢妈妈惊喜万分,虽然儿子昨天就跟她讲,明天和古月一起回家。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到家了。古月跑到了谢妈妈面前,给了谢妈妈一个熊抱,接过谢妈妈手上的菜篮子。

  “帮我把这个拿给资材科的古月,明天上午必须完成。不知道资材科怎么走的话,让小宋子带一下。”

     
谢妈妈拉着古月的小手,从上到下把古月打量了一遍:“月月越来越漂亮了耶,这么久不回来,阿姨都快认不得你咯。”

  眼镜科长示意前排个胖嘟嘟的姑娘带路。

   
 古月看着眼前这个小老太太。阿姨与妈妈一样,都变老了。谢妈妈虽然会说方言了,可是还是能听出她是个外乡人。贺知章是在年少时期离开家乡的。长大后乡音尚未改变,更何况阿姨是三十多岁才来HJ生活。即使会说HJ的方言,带着口音也很正常。古月在想,要是她一直漂泊在外,到了阿姨的那个年纪应该也不会忘掉乡音吧。

  胖姑娘带着苏瑾七拐八拐的走进行政楼最后排的一间办公室,指着里面靠窗坐着正在咆哮的一个青年,说:

     
古月把菜篮放到了厨房,撅着嘴巴委屈地说:“阿姨,我饿了”那双小眼睛还不忘忽闪两下,因为这样显得更楚楚可怜。谢妈妈捏了一下古月的脸蛋:“阿姨下碗面,你先吃着啊,待会中午时再做好吃的,行不”。古月点头如捣蒜:“嗯嗯,谢谢阿姨”

  “他就是古月,科长交代的事情你直接去找他办”

  然后胖姑娘走了。

  苏瑾站在原地呆了几秒钟,走上前去敲了敲门,门其实并没有关闭,她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个叫做古月的在对一个职员咆哮,言辞犀利到毫不保留情面的地步。

  古月听见敲门声,转过头望了苏瑾一眼,对那个像犯错误的孩子似得职员说了句:“你先下去吧。”

图片 3

  苏瑾和职员擦肩而过。

  苏瑾做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后,把那一沓资料递给古月,并加了一句,“我们科长要你明天早上务必答复。”

  啪的一声,资料被甩在桌子上,有些散落在了地上。

  “去,把你科长给我叫过来,让他亲自对我说,明天上午要,以为我是机器人啊还是电动人啊”

  古月很凶。

  苏瑾弯下腰捡起了洒落地上的资料,联想起最近这些天受的所有委屈,眼泪居然不争气的掉下来,啪嗒啪嗒的打湿在资料上。越想越委屈,最后泪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古月吓呆了。

  眼前的这个陌生的面孔,精致的小鼻子抽泣的红红的,贝齿紧紧咬着小巧玲珑的红唇,单眼皮的眼睛狠狠的盯着自己,哭的是梨花带雨。呵,居然这么的好看,泪滴敲打在了古月内心最柔弱的地方,他居然有那么一点心动。

  古月手足无措,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把一个新来的职员吼哭,而且还不是本部门的。顿时他的心里滋生出了一种深深的内疚和自责。他不知道怎么去制止和安慰对面哭泣的这朵百合花,怕一不小心又给揉碎了那颗晶莹的玻璃心,他不知所措,她还一直在哭。

  突然,古月两瓣火热的唇粗鲁的贴在了苏瑾的双唇上,苏瑾一个激灵,停止了抽泣,瞪着眼睛推开了他,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古月的右脸上,苏瑾像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丢下资料仓皇而逃。

  苏瑾逃出来以后,躲在卫生间擦干了眼泪,假装镇定的回到了办公室。是的,她必须当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因为她需要这份工作,因为她几乎快身无分文了。

图片 4

  part2: 《偶遇,似乎并不讨厌》

  当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苏瑾醒了,这一夜她睡得并不踏实,这些天发生的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像幻灯片似的在脑海里一遍遍的播放,前男友的贪婪,前公司的冷漠,现公司秃头眼镜科长猥琐的目光,凶巴巴的粗鲁又可恶的古月,苏瑾的头剧烈的疼痛起来,她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清醒些,周围很静,只有桌子上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她眯起眼睛,努力的看清了时针指向5点整,时间还早,她还想再睡一会儿,可是睡醒之后,还要去新公司上班吗,貌似昨天一天的工作并不顺利,氛围也不是自己想要的那种,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苏瑾睡过去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8点20了,她匆匆忙忙的起床洗漱完毕,决定还是去上班吧,快要迟到了,来不及吃早餐,她随手拎起包慌慌张张的朝着公司方向奔去。

  正好赶在九点钟的时候,苏瑾到了办公室
,其他同事都早早的在位置上开始忙碌起来了,苏瑾瞄了一眼坐后排的秃顶眼镜科长,正好迎上他贼贼的目光,科长意味深长的对着苏瑾笑着说:

  ”昨天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的很出色,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说完他把桌边的资料挪到手里。

  “古月亲自把资料送回来了,而且都按要求做了,这可是破天荒头一次,苏瑾你以后就直接对接古月的工作,看来这头桀骜不驯的野鹿只有你能驯服的。”科长依旧意味深长的笑着说。

  苏瑾哦了一声,回过头听见前排小宋子和邻桌在窃窃私语,大堤上意思是说,自己已经是本月新换的第五个和古月工作对接的人了,其他的都被气走了。

  苏瑾走到位置上坐下来,忐忑不安,他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现什么奇葩事,昨天,古月强吻了自己,自己给了他一巴掌,然后工作居然顺利的完成了,而且居然以后所有和古月对接的工作,都必须由自己去完成?苏瑾仿佛看见了个不见底的黑洞,她迷茫了,有点害怕。

  但是苏瑾压根没有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会更加的狗血。

  午餐的时候,苏瑾一个人躲在最角落的桌子边上,嘟着嘴巴全神贯注的胡萝卜和土豆一粒一粒的从碗里往外挑,冷不丁,桌子下出现了一双男士的脚,塔头望去,目光碰触到的是古月坏笑的脸庞。她白了一眼古月,继续挑着碗里的胡萝卜。

  古月并不介意苏瑾的不礼貌,然后安静的坐在了她的对面,他动了动嘴角想为昨天的唐突说抱歉,但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看了看苏瑾的碗,把自己的红烧肉一块块的夹到苏瑾碗里,并起身去给苏瑾拿来一杯热可可,苏瑾不抬头,一直看着自己的脚尖。她能感觉到周围很多人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带着陌生的目光,尖锐火辣,仿佛一瞬间便可以把自己击穿。

  苏瑾起身,望着古月的眼睛冷冷的说:

  “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我并没有兴趣和你制造任何绯闻”

  古月歪着嘴角笑了下,没有再说话。

  这个午饭吃的并不是很愉快,苏瑾起身快速的离开餐厅,冷冷的空气中,碎雪在飞舞,她走进办公室,其他人都还没有回来,她抱着杯子站着落地窗前,目光不经意的瞥见了古月,远远的,她看见他正好向着自己的这边在看,回想起刚刚给自己递热可可和红烧肉的画面,似乎他也并没有很讨厌。

图片 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