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瓯无缺本非秦,其实齐国民党统治一天下机遇越来越大

——商鞅(公元前约395—前338年):商鞅“少好刑名之学”,初为魏国相公叔痤家臣,虽被鼎力推荐,却遭魏惠王弃用。秦孝公下求贤令,商鞅前往面见获赏识,并先后两次主持变法。通过“废井田、开阡陌”、奖励耕织、鼓励军功、实行郡县制、推行连坐法等措施,秦国由宗法分封制向中央集权制转型,逐步奠定了走向富强并建立“大一统”帝国的制度基础。商鞅还亲率秦军击败魏师,迫魏惠王割河西之地予秦,并迁都大梁,魏国自此对秦退居守势。

魏国地图

——张仪(公元前?—前309年):魏国大梁人,曾随鬼谷子学习纵横之术。张仪在魏国曾投奔魏惠王,但没派上什么用场,便辗转到了秦国,施以“连横”之术,游说六国亲秦,拆散苏秦苦心开创的“合纵”局面。张仪不久成为秦第一任相国,曾设计使魏惠王向秦国割让河西以北的上郡15县与少梁,随后又率军攻取魏国陕县,使秦国独占黄河天险。张仪还与秦串通,赴魏任国相,推动魏国充当依附秦国的带头羊。此后他又再任秦相,促使楚、齐断绝关系,把“外连横而斗诸侯”的效应发挥到极致,为秦国最终各个击破六国创造有利条件。

魏襄王用如耳而排斥成陵君,被苏代、张仪等忽悠得团团转;魏昭王时重用芒卯,但芒卯只善诡诈之术,实在难堪大用,我们就不去多说了。

——吴起(公元前约440—前381年):著《吴子》,与《孙子》合称《孙吴兵法》。魏文侯去世后,吴起遭魏武侯猜忌,便前往楚国。行前回望西河,流泪道:“如果让我完成计划,秦国必亡,今君侯听信谗言,西河不久必为秦所得!”楚悼王以吴起为相,严明法令,南下平定百越,北上兼并陈、蔡,西向征伐秦国,并击退了魏、赵、韩联军,使楚国走向强大。

以上三位,无一不是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大才,魏惠王倘若能够留住并重用这几位人才,魏国何愁不强盛?!更不必说魏国的列次战争会打得如此混乱而窝囊。

——乐毅(生卒年份不详):魏名将乐羊之后,自小喜好兵法,曾在魏任大夫,却未遭重视。听闻燕昭王恐黄金台招贤纳士,便前往任亚卿,后献计联络赵、魏、韩、楚四国伐齐。燕昭王封乐毅为上将军,赵惠王也交予相印。乐毅率五国联军大破齐师精锐,继而直捣齐都城临淄,并在半年内连下70余城,齐国几遭覆灭,燕国也迎来鼎盛时期。

商鞅原本在魏国国相公叔痤手下当差。公叔痤临死之前,把商鞅推荐给魏惠王,但魏惠王认为公叔痤病重说胡话,未能予以重视,没有重用商鞅,商鞅这才去了秦国。

——孙膑(公元前?—前316年):著《孙膑兵法》,为孙武后代。与庞涓从师鬼谷子,后投奔魏惠王,却遭诬谄被砍去双足。幸被齐国使者发现,私下带回做了田忌的客卿。魏国伐赵时,辞谢作主将,而以田忌军师的身份,从侧翼施围魏救赵之策,在桂陵战胜魏军。后韩国遭魏讨伐求救,孙膑又在辎车上为田婴谋划,用减灶诱敌之计,大败10万魏军于马陵道,杀魏主将庞涓,俘太子申,魏国自此一蹶不振,齐国则大为强盛。

而然,令人感叹的是,魏国历史上竟仅有魏文侯能够真正做到求贤纳士,魏文侯以下,魏国历代国君,就像九斤老太太说得那样,是一代不如一代,直至魏国灭亡。

相材:商鞅、张仪、范雎

但历史就像调皮的孩子,最终还是与魏国开了个不小的玩笑。魏国即便把都城从安邑迁到大梁,仍然逃不过被水淹灭国的命运。不过,话说回来,王贲引汴河之水灌淹大梁,只是足球场上的临门一脚,顶多算是导致魏国灭亡的直接原因,而不是主要原因。那么,导致魏国灭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那么魏国又流失了哪些英才呢?可以说,三家分晋之时,魏得晋国上地,由于路网纵横、文教发达、商贸兴旺,可谓物华天宝、菁英辈出。因此,即使魏国不对他国招揽人才,仅仅用好自己的“土特产”,就能开辟帝王事业。可惜的是,魏国失去了太多赫赫名士,其中“用一人即可兴邦”的顶尖英才竟有七位:

批评者大多认为,假如魏国能够重用吴起、商鞅、孙膑、范雎、信陵君等,此消彼长之下,魏国不仅不会为秦国所灭,还有可能真正成为天下霸主。有没有可能?有!

——迫赵:打着三晋联合的旗号,魏文侯以魏国为中心,通过拉拢较弱的韩国,借此压缩赵国的战略空间。魏文侯三十八年(公元前408年),魏国击败宋国后,应赵烈侯的请求,远征日益强悍的中山国。在乐羊的率领下,于魏文侯四十年攻破中山,并在进军途中占领了不少赵地。魏文侯还借驱逐齐国在卫势力的名义,将齐国与赵国一直争夺的漳水南岸并入,并设立邺县,拦住了赵国南进中原的去路。魏武侯十三年,赵国攻打卫国,应卫慎公的求援,魏国出兵于兔台击败赵国,魏赵一度交恶。魏武侯二十三年,赵国再次对卫国出手,魏军又败赵军于蔺。

公元前225年,秦国大将王翦之子王贲率军征伐魏国,引汴河的水灌淹魏国都城大梁。三月,大梁城垣塌毁,魏王魏假投降,为秦军杀死。魏国灭亡。

除了上述三将三相,魏国还出产一位极为独特又极具能量的人物,那就是信陵君——魏无忌(公元前?—前243)。魏无忌是魏安釐王的异母弟,身处魏国走向衰落的时期,为图自立自强,便延揽食客,养士数千人为已效力。秦赵邯郸之战时,信陵君设计盗取军符,在锥杀魏将晋鄙后,亲率大军力挫秦师。但因得罪魏王,长期客居他乡。待秦将蒙骜率兵伐魏,为摆脱困局,魏安釐王只得恳请信陵君还国。信陵君再约合纵,大败蒙骜于河外,并一直追击至函谷关。秦人忌惮信陵君的号召力,便散布谣言说:“信陵君在外十年,天下诸侯,但知有信陵君,不知有魏王。”魏安釐王果然削夺了他的兵权,四年后忧忿而死。可以说,信陵君是最后一位大败强秦的领军人,一闻他去世,蒙骜即挥师攻魏,轻松拔下20城。

影视剧中的孙膑

还是让我们回到战国初期魏文侯的年代,追忆那已经集聚起的进取精神和恢宏格局。当初之魏国,天时、地利、人和皆备,假如后辈珍惜这份基业,继续开门揽才、开明用才、开怀容才,何愁一统天下不成?事实上,以吴起在西河的经营,趁秦国“阳晋之败”、国力衰微之际,寻机一鼓作气,或许早已灭秦。倘若魏惠王纳公叔痤之荐,以商鞅为相,继李悝变法后再图强盛,秦和五国即使挺过一时,凭魏国步步为营、钝刀割肉,帝业也水到渠成。再退一步,只要魏文侯之后的武侯、惠王虚怀纳谏,在那个战略机遇期避免四面树敌,以类似于“合纵”“连横”或“远交近攻”的谋略,选择对外征战的正确步骤,那么魏国也将乘势而上、凌驾六国,宇内谁与争锋?当然,已不必作太多的假设,只要魏国在用人、行事上不一而再的犯错,一统天下已轮不到秦始皇,甚至赢政连出生那天都等不到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败楚:魏文侯年间,由于频频进攻郑国和宋国,魏国与楚国发生了利益冲突,但楚军连续被击败。魏武侯五年(公元前391年),承继魏文侯所积累的强大国力,魏国领衔的三晋联军进攻楚国,大败楚军于大梁、榆关,并轻取襄陵。楚国朝野一片恐惧,楚悼王连派使臣求和。魏武侯二十年,魏国先发制人,又与楚军大战于榆关。楚国势力扩张的企图被严重遏制。

影视剧中的商鞅

还是从一个故事引入吧。魏惠王十五年(公元前355年),魏文侯的孙子魏茔即惠王与齐威王会猎于郊。魏惠王问齐威王:“大王可有什么珍宝?”威王心知是惠王要夸耀国力,却以退为进说:“没有!”惠王不无自豪地讲:“我国虽小,尚有十枚径长一寸的夜明珠,能够照亮前后各十二辆车子的,怎么你一个大国,却没有珍宝?”威王不以为然答道:“我的珍宝与你大不一样。我臣下有名檀子的,叫他驻守南城,楚人不敢犯境,十二诸侯来朝;我臣下有名盼子的,叫他驻守高唐,赵人不敢来河边捕鱼;我臣下有名黔夫的,叫他驻守徐州,从远方来归附的百姓,有七千多家;我臣下有名种首的,叫他防备盗贼,大家路不拾途。像这样的国宝,其光辉照耀千里之远,何止十二辆车子哩!”一席话,顷刻分出了惠王与威王的高下,也必然预示着魏、齐盛衰的此消彼长。当年魏国的崛起,不因其他,关键在魏文侯如饥似渴聚才,不拘一格用才,胸怀开阔容才,赏罚分明激才,从而天下归心、英才纷至。魏武侯仰仗父亲留下的班底和基业,仍能乘势扩张、威振天下,但在用人上的识见已大为逊色。魏惠王作为战国时期在位最长(50年)的君王之一,如唐玄宗李隆基,初时强悍精明,却逐渐刚愎自用、忌才妒能、昏聩多疑,不仅外阻天下贤才,而且频弃本国俊杰,致使魏国元气大伤、江河日下,遭齐魏马陵之败后由盛而衰,最终竟沦落为人见人欺的“软柿子”。

实际上,商鞅、孙膑和范雎本来是有可能替魏国出力的,但魏惠王却有眼无珠、一再错失。

——范雎(公元前?—前255年):早年为魏国中大夫须贾的门客,曾随行出使齐国,凭辩才深得齐王敬重,归魏却遭嫉恨,被打得肋折齿落。后为秦使者带出故国,凭“秦国人只知有太后、穰侯,不知有秦王”一语,引起关注并成为秦昭王的客卿。范雎后任秦相国,对外实施“远交近攻”的战略,对内采取“固干削枝”的政策,使秦国的扩张步骤更为清晰和扎实。在秦赵决战的长平之役,范雎用反间计,诱使赵国以纸上谈兵的赵括撤换名将廉颇,确保秦国一举歼灭45万赵军,赢得了吞并六国的关键性胜利。

是人才!魏国的人才流失与人才凋零,才是魏国最终走向灭亡的主要原因。

当然,魏国没能一统天下,或者说秦国终究一统天下,自有综合性因素,我们可作战略战术、体制机制、经济基础、文化基因、地缘环境等多层面的考量。但不可否认,魏国当年曾在各方面都占了先机,遗憾的是,却在最具优势基础的用人方面一步步失了先机。魏文侯去世后,踌躇满志的魏武侯继位了。据《史记》所载,有一天,“武侯浮西河而下,中流,顾而谓吴起曰:‘美哉乎山河之固,此魏国之宝也!’起对曰:‘在德不在险。昔三苗氏左洞庭,右彭蠡,德义不修,禹灭之。夏桀之居,左河济,右泰华,伊阙在其南,羊肠在其北,修政不仁,汤放之。殷纣之国,左孟门,右太行,常山在其北,大河经其南,修政不德,武王杀之。由此观之,在德不在险。若君不修德,舟中之人尽为敌国也。’”武侯口头应允,实不知内心如何。但武侯对吴起却日益防范忌恨,于是便有了吴起投楚那一幕。虽然武侯时代的魏国,老臣犹在,雄风仍足,但病根却已埋下,因控御失道致英才外流。恰如江面厚冰,看似坚硬如初,实已无声融化,也提前预定了魏国百年霸业的终结。

1、公元前368年,魏军在马陵打败韩军。

2、公元前368年,魏军在怀邑打败赵军。

3、公元前367年,齐军在观城打败魏军。

4、公元前365年,魏军被秦军打败。

5、公元前364年,攻占了宋国的仪台。

6、公元前361年,在浍水进攻并打败了韩军。

7、公元前361年,魏军在少梁与秦军交战,秦军俘虏了魏将公孙痤,并夺取了庞城。

8、公元前360年,魏军攻占了赵国的皮牢。

9、公元前354年,侵占了宋国的黄池,宋国又把它夺回去了。

10、公元前353年,魏军与秦军在元里交战,秦军攻占魏国的少梁。魏军包围赵国的邯郸。

11、公元前352年,魏军攻下邯郸。赵国向齐国请救兵,齐国派田忌、孙膑救赵,在桂陵打败了魏军。

12、公元前351年,诸侯联合包围魏国的襄陵。

13、公元前340年,魏军进攻赵国,赵国向齐国告急。

14、公元前340年,齐军在马陵打败魏军,魏太子申被俘,庞涓战死。

15、公元前339年,秦、赵、齐一起进攻魏国,商鞅俘虏了魏国将军公子卬,打败了魏军。

16、公元前329年,秦军在雕阴打败魏国龙贾,围困魏国的焦城和曲沃。

17、公元前328年,秦军夺取魏国的汾阴、皮氏和焦城。

18、公元前328年,魏军征讨楚国,在陉山打败了楚军。

19、公元前327年,秦军占领了魏国的蒲阳。

20、公元前322年,楚军在襄陵打败魏军。

21、公元前321年,秦军攻取了魏国的曲沃、平周。

从魏国流失的卓越人才,其实还有犀首、尉缭等不计其数,但此处罗列早已足够。吴起、孙膑、乐毅、商鞅、张仪、范雎、魏无忌,略知战国史的朋友,只要一看这一串姓名,就知道意味着什么。刘邦凭张良、萧何、韩信而挫败项羽,刘备赖诸葛亮而登基蜀汉,上述七人与张良、萧何、韩信、诸葛亮均在同一等阶。吴起、孙膑、乐毅无疑是当时最具谋略、最善征战的三大名将,稍与之接近的惟白胜、赵奢,但仍略逊一筹。商鞅、张仪、范雎、李斯是成就秦国帝业的四大名相,“四分功勋,魏材有三”,这是多么值得叹息。信陵君魏无忌与孟尝君田文、平原君赵胜、春申君黄歇并称“战国四公子”,但信陵君却是真正建立奇功的一位,也是最令司马迁推崇的。信陵君的去世,使六国失去了最后一根能够整合力量抗秦的擎天柱。可以说,上述七人,得一人即可居安一方,用三人即可称霸天下,何况整整构成一组“北斗七星”?

当初,智瑶在水淹赵家的晋阳城时,得意地对韩康子、魏桓子说:“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水也可以亡国。”智瑶说者无心,韩康子、魏桓子听者却是有意。因为汾水可以用来淹没晋阳城,也可以用来淹没魏氏的安邑城;而绛水则可以用来淹没韩氏的平阳城。于是,韩康子、魏桓子暗中联合赵家的赵襄子,把智家灭了,魏国的安邑免于被水淹。

复读春秋战国史,对文侯魏斯时期的魏国颇为感慨。三国分晋之初,魏文侯礼贤下士,拜子夏、田子方为师,任李悝、翟璜为相,用吴起、乐羊为将,以西门豹治河,文武相济,内外兼修,一跃成为中原霸主。尤其是他任用李悝实行变法,改革政治,奖励耕战,兴修水利,其法典大纲的精髓不仅为此后的秦孝公和商鞅所用,而且影响汉唐明清两千年。至于对儒门弟子的推崇,既收取了普天下士人之心,又开辟了后世帝王尊儒先河。吴起更是同期最顶尖的军事家,与孙武并称兵法之祖,统率的金戈铁马威震天下。当是时,魏国联结赵韩,东御齐而西制秦,可谓见谁灭谁,大有后来强秦的气势。

国家想要强盛,必须始终重视人才、善待人才,而不是等到国将破家将亡时,才去临时抱佛脚。一个国家,如果真到了国破家亡之时,才知道重视人才、善待人才,那就真如司马迁所言,即使得到像阿衡一样的贤臣辅佐,又有什么用呢?**

而这七人,除信陵君外,其余均为敌国所用。楚国用吴起,齐国用孙膑,楚、齐对魏在战场上的劣势即刻扭转;燕国用乐毅,竟能横扫泱泱齐国,几成蛇吞象之伟业。至于商鞅、张仪、范雎对秦国的作用,还是听听同时代的评价。辅佐秦始皇完成统一伟业的名相李斯,在他的千古名篇《谏逐客书》中说:“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以殷盛,国以富强,百姓乐用,诸侯亲服,获楚、魏之师,举地千里,至今治强。惠王用张仪之计,拔三川之地,西并巴、蜀,北收上郡,南取汉中,包九夷,制鄢、郢,东据成皋之险,割膏腴之壤,遂散六国之纵,使之西面事秦,功施到今。昭王得范雎,废穰侯,逐华阳,强公室,杜私门,蚕食诸侯,使秦成帝业。”更进一步说,秦用魏材,最精确打击、直接削弱的,恰恰是魏国。商鞅曾对秦孝公说:“魏国乃秦国心腹之患。非魏来秦即秦灭魏。”范雎向秦昭王开出的药方是,就近重创韩、魏,“得寸则王之寸也,得尺亦王之尺也”,先解除心腹之患。可见他们都竭力主张优先遏制魏国。待商鞅率秦军直逼魏国割地求和时,魏惠王方才哀叹:“我恨不用公叔痤之言”,却为时已晚。

魏武侯之后是魏惠王(公元前369-公元前319年在位)。魏惠王在位时间长达51年,在执政前期,他凭借魏文侯、魏武侯两代人积攒下来的家底,俨然成为了当时的天下霸主。于是,魏惠王开始“积极有为”,四处出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