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网文分分钟刷出来仅靠网络监管挤不干“注水”爆款

对此,闫怀志表示,简单来说,在“万物互联”和“流量为王”的时代,流量能带来潜在利益甚至是流量经济。因此,网络流量注水早已是一个公开秘密,成为网络经济和数字经济的毒瘤和公害。流量造假与相关环节深度捆绑,哪个平台和产业都很难独善其身。

面对这种赤裸裸造假,平台及相关部门就没有监管措施,只能放任自流吗?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网络与对抗研究所所长闫怀志介绍,这种虚拟下载和安装的通常做法是,使用大量的手机,在每部手机中安装自动软件,循环实现手机App
Store的点击、下载及安全运行。而这种自动软件,通常会用到手机信息模拟器,该模拟器起到修改手机信息的功能,进入该模拟器的虚拟环境列表,就可以自动生成一套新的手机参数,对外表现为一部“新”手机。“新”手机在应用面板中启动App
Store,就会自动下载所需推广的App,并完成安装和运行。这样就完成了一次下载、安装和运行。然后,不断重复上述操作,就可以使用一部手机,实现被推广App海量下载、安装及运行的假象。如果采用多部手机,实现的虚拟下载、安装及运行次数可以达到天文数字。

闫怀志认为,在当下的网络和融媒体时代,“10万+”早已超出了阅读量的内涵,而是内容质量、内容价值、推广能力、营销能力和受众面等增值性指标的象征。网络营销软文希望达到“10万+”来扩大推广面并获得有效销售业绩;新闻媒体客户端推送的新闻希望达到“10万+”来扩大受众面,甚至将此作为记者编辑的考核指标;国内某知名大学甚至规定,该校师生如在指定的媒体发表原创文章,阅读量超过10万,可等同于发表学术论文等。

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高级研究员姚理也表示,虚假流量之所以横行,是因为虚假流量的相关环节,都已经产生了上瘾式的流量依赖。这里切实存在监管取证难度大,涉及法律多,产业发展过快,对危害性认识不足等问题。除了加强法律监督,对刷量黑产治理还应进一步落实通信实名制,增强迭代技术识别技术,倡导多方共治,政府和产业携手共同加强应对和打击。

闫怀志表示,以App虚拟下载安装为代表的流量造假,一直是互联网经济和营销行业的共同问题。这是因为营销变现的关键资产之一就是流量,在“流量为王”的时代,数据流量作弊猖獗的情况不难理解。

就此问题,腾讯守护者计划安全专家杨建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刷量黑产的存在,是基于刷量可能产生的巨额回报。以淘宝刷单为例,刷单的目的就是为了制造虚假的信用体系,让不明就里的消费者对店铺产生信任,从而更好的促成交易。而其他类型的刷量基本上也都是基于追求高曝光,高展示,再通过这些结果换取实际的经济利益。

“解决流量造假的最重要前提是建立和完善公平、公正、安全的网络空间环境。这就需要从法律、法规、网络运营、公众等各个方面多管齐下,通过全空间、全平台、全产业链的综合治理,实现线上线下监管的无缝连接,特别是加大对恶意流量造假黑色产业链的打击力度,让刷量产业链各环节不必刷、不想刷、不能刷、不敢刷,为网络空间和网络经济营造一个真正健康的生态和未来。”闫怀志说。

包括移动应用广告在内的移动终端广告,近年来规模快速增长,持续引领网络广告市场发展,预计2020年移动终端广告占总体网络广告的比例将达到84.3%。移动终端广告的增长,让App的推广竞争变得更加激烈。来源:艾瑞咨询研究院

闫怀志介绍,群控软件技术并不复杂,通常有两种模式。早期的传统群控是基于模拟点击,被控手机连接上电脑之后,手机投屏到电脑上,通过电脑来操控手机及手机上的应用软件。目前,常用的群控方式是基于底层数据传输,手机只要连网,就可以被群控软件所控制,所有操作均通过数据传输模式,大大提高了效率。群控软件通过底层定制,来模拟人工操作,实现控制社交软件操作的每一个细节。使用新的群控软件,可轻松实现1个群控软件控制数百个社交软件账号,操作简单便捷,成本低廉。

“10万+”网文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利益,致使一些人不惜人力财力在各种平台上造假?

360天御安全技术专家曹阳也认为,大量的数据造假使得厂商无法得知真实的推广效果,并且会扰乱同行竞争,破坏市场平衡,消费者也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客观来说,追求‘10万+’本身并无可厚非。但是,如果将‘10万+’捧上神坛,那必然有人会受流量竞争、恶意推广等利益驱动,在各种平台上造假,追求虚假的‘10万+’流量数字,由

一台装有“手机群控”软件的电脑,与30部手机相连,将30个微信号一一在30部手机上登录后,工作人员操作30个微信号搜索同一篇公众号文章,点击一下按钮,30个微信号同时将文章打开。再点击“一键转发”按钮,30个微信号的朋友圈便先后出现了对这篇文章的转发。

加大对网络非法行为的惩戒力度

在闫怀志看来,流量造假最终是要通过网络平台来呈现效果的,因此网络平台守土有责,在切实履行监管责任。很多网络平台都制定了恶意流量监管策略,并采取了实际行动。而且,从技术上来说,刷单、刷榜等人为操纵流量行为的界定,也有一定的手段。但是,网络平台自身只能对数据流量异常行为和涉嫌伪造流量的账号进行封号等技术性处理,对造假者的威慑力不够,更不具备执法资格。

闫怀志介绍,群控软件技术并不复杂,通常有两种模式。早期的传统群控是基于模拟点击,被控手机连接上电脑之后,手机投屏到电脑上,通过电脑来操控手机及手机上的应用软件。目前,常用的群控方式是基于底层数据传输,手机只要连网,就可以被群控软件所控制,所有操作均通过数据传输模式,大大提高了效率。群控软件通过底层定制,来模拟人工操作,实现控制社交软件操作的每一个细节。使用新的群控软件,可轻松实现1个群控软件控制数百个社交软件账号,操作简单便捷,成本低廉。

这是一个“流量为王”的时代。App、电商、公号阅读都要跟流量挂钩,也催生了一大批以刷量、刷单等灰色产业为生的人,这些灰色产业成为互联网上的“毒瘤”。近日,按照公安部“净网2019”专项行动部署,北京警方在广东警方的配合下,打掉一个利用计算机软件控制大量手机,虚拟下载安装App产品骗取推广费的犯罪团伙,App刷量问题再度引发关注。

群控软件让爆款网文轻松诞生

如今,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节目动辄几万、几十万的点赞;一篇看似平淡无奇的微博文章可以赢得高达几百万、几千万的转发、评论;一些营销类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一不留神就是“10万+”……

从技术手段上来讲,流量防造假通常包括规则识别和人工智能识别两大类。规则识别是将常见的造假手段转换为可识别的规则,类似于网络安全里的恶意病毒查杀,只要是出现了符合恶意流量规则的App下载,就可以直接判定为恶意虚拟下载予以封杀;人工智能识别则是根据对下载流量的多维分析,甄别异常流量并提取其特征,实时予以封杀。

“10万+”背后利益催生刷量黑产

如今,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节目动辄几万、几十万的点赞;一篇看似平淡无奇的微博文章可以赢得高达几百万、几千万的转发、评论;一些营销类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一不留神就是“10万+”……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也建议,流量造假应被纳入相关法律调整的范畴,这种现象亟待严惩。例如反不正当竞争法对虚假宣传进行了规制。涉及消费者自由选择权、知情权的,还可以适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而针对推广委托方与被委托方因此发生纠纷的,也适用合同法对受损者进行保护。

“10万+”网文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利益,致使一些人不惜人力财力在各种平台上造假?

新甫京3522,此催生大量的群控推广软件和流量推广公司。”闫怀志强调。

新甫京手机网站新甫京娱乐娱城平台,总之,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构建公平、健康、有序的网络空间生态系统,让参与各方均畏惧法律法规、崇尚公平正义、恪守诚信平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